“棚改”大潮下,菏泽催花牡丹“容身”何处?

一株株牡丹移进催花大棚,标志着菏泽为期两个多月的牡丹催花工作正式开始。受“棚改”拆迁、环保“煤改气”、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影响,今年我市催花牡丹数量明显减少。菏泽催花牡丹产业正面临着何去何从的尴尬局面。综合各种因素分析,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破解的命题。
   12月11日上午,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在菏泽市上海路附近的一处催花基地,催花牡丹经销商庞绍国正带领工人进行牡丹催花工作。
   隆冬时节,室外寒风逼人,催花牡丹温室内却温暖如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刚一入大棚,暖意便扑面而来,温度表显示此时棚内温度在20℃左右,一盆盆催花牡丹被整齐地排列在花棚中。
   “我们今年租用了两个大棚,催花2000盆,以二乔、乌龙捧盛、鲁菏红为主,还兼顾其他品种。”庞绍国一边查看牡丹的长势,一边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催花牡丹对株苗的要求比较严格,不然催出来的牡丹花型、色泽都不好。”据他介绍,催花牡丹的株苗生长期一般在五年左右,一定要花芽饱满,枝条粗壮,整棵株型比较圆满,没有病虫害,根系发达,这样才能保证催出的牡丹花大色艳。
   据了解,我市催花牡丹从大棚加温到上市需要50天左右的时间,催花大棚内白天温度一般控制在18度至25度,夜间温度一般控制在7度到12度。而每段时间内具体温度的调节还要根据牡丹的长势来定。放眼望去,不少牡丹已经长出嫩嫩的花芽。“侍弄牡丹催花比照顾婴儿还麻烦,一不小心满盘皆输。”一名技术人员一边用毛笔往牡丹上涂抹一种药水,一边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据庞绍国介绍,这种药水为赤霉素,是促进牡丹花蕾生长发育的,每两天涂抹一次。这些催花牡丹将于农历腊月十五前后上市。
   据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吴勇华介绍,受“棚改”拆迁、环保“煤改气”等因素的影响,今年我市催花牡丹数量明显减少。事实上,受花棚减少,苗木、人力、基础设施等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制约,近年来我市催花牡丹数量一直呈现出下降态势。在“棚改”大潮中,农村变成了城市,耕地变成了建筑工地,一座座催花大棚被拆掉。在席卷全国、力度空前的环保浪潮中,“煤改气”等因素使得部分位置偏远的牡丹催花大棚面临着煤停掉、气不通的尴尬。
   随着时代、社会的变革,不少多年来从事催花牡丹工作的花农面临着何去何从的艰难抉择。催花牡丹数量逐年递减,从小处看,直接影响着花农的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处看,影响着菏泽牡丹产业的发展。一株催花牡丹的背后其实深藏着一个并不容易破解的大命题。
   “为防止牡丹花苞在运输途中被磨蹭掉,所以要在牡丹枝条上绑一些草绳。”12月11日下午,在牡丹区一处花木基地,几名花农正用稻草绳捆扎准备“下广”的牡丹。旁边,两名花农忙着将捆好的牡丹装进纸箱。“一箱装60棵左右。”一名花农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说。
   据了解,今年“下广”催花的牡丹品种以大胡红、鲁菏红为主,因为这些牡丹花大色艳、比较喜庆,受广州市民欢迎。“下广”的牡丹催花时间和菏泽温室催花所用时间大体相当,通常在腊月二十三前后上市。
   根据催花时间安排,也为了讨个好彩头,多年来我市“下广”催花牡丹一般选择在农历十月二十六前后启程。按照日历推算,今年农历十月二十六为12月13日。
   据了解,2009年 “下广”牡丹为二十五六万株,2010年是十七八万株,2011年在十二万株左右,2012年在十万株左右。近年来,菏泽南下催花的牡丹数量逐渐递减。受催花成本提高和市场预期不明朗的影响,花农对南方市场的预期也不敢太乐观。
   “据我了解,菏泽今年‘下广’催花牡丹的数量在5万株至10万株之间。”准备“下广”的花农赵弟栋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而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吴勇华给出的数字为5万余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