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脱贫“菏泽样本”:山东最穷市的逆袭路

近日,山东省菏泽市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获得了今年的国家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

该奖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设立,今年新增了含金量最高的奖项——组织创新奖,鼓励那些用创新模式做脱贫的组织和机构。

菏泽市扶贫办副主任赵公鹏告诉记者,菏泽扶贫的一大亮点正是电商脱贫。

菏泽多年间都是山东最穷的市。在脱贫上,菏泽选择了一条换道超车的路径:拥抱农村电商,跟阿里巴巴展开全面战略合作。

3年前,刚任职菏泽市商务局总经济师的苏永忠,开始“操盘”整个菏泽电商。

到今天,菏泽电商成绩斐然。

菏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市淘宝村和淘宝镇数量,均居全国地级市第一位;“阿里巴巴·菏泽产业带”综合排名全省第一位;电子商务交易额连续三年保持50%以上的增幅。菏泽1688产业带项目平台入驻企业猛增至1576家。站点日均采购商访问量和日均下单采购商数量均居全国第7位。

阿里巴巴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山东淘宝村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同比增长126%),总数位居全国第四(位居浙江、广东、江苏之后)。其中,大部分山东的淘宝村集中在菏泽(168个,约占70%)。

去年以来,菏泽新增电商企业、网店2万余家,实现县区淘宝村全覆盖,受益贫困群众2.5万人,24个贫困村发展为淘宝村,实现整村脱贫。预计2018年菏泽农村电商交易额将达100亿元,力争2020年突破300亿元。

苏永忠说,他看过太多在农村失败的电商案例,农村淘宝之所以能存活并发展下去,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改良了农村的“土壤”,植入了电商基因。

“为什么一村一品在许多地方做不起来?因为忽视了市场规律,人为制造了过剩产能。”苏永忠认为,农村淘宝的可贵之处在于没有越界,它为农村电商留住了人,改良了“土壤”,疏通了渠道,把什么时候结出哪种果实交给了市场。

“不务正业”的电商书记

任庆生是菏泽市大集镇丁楼村第一个开淘宝店的人。

他第一次见到时任大集镇党委书记苏永忠时,内心并无好感。当时苏永忠来他家检查消防。院里堆满了布料。按常规,任庆生的小作坊要停产整顿。

不过苏永忠只是敦促他做好防火措施,却仔细询问了开淘宝店的情况。“一个农民也能做好电商,我隐约感到某种可能性。”苏永忠说,大集太穷了,为什么不试试电商脱贫?

两周后,苏永忠领着全乡副科以上干部,带着一块“大集乡电子商务经济重点联系企业”的牌匾,敲锣打鼓来到任庆生家。苏永忠示意派出所所长来钉牌子。

“在老百姓的概念里,公安代表政府,让所长钉牌子就是给大家释放一个信号,这个企业是受党和政府保护的。”苏永忠说,有了这块牌匾,任何部门去这个企业检查和罚款,都要和政府打招呼,否则就是干扰生产。

一起送到任庆生手上的还有一本营业执照。过去,大集的淘宝店主担心办理营业执照是“被政府在脖子上套上一个绳索”,因此大都没有注册公司,也就开不出发票,所以流失了很多订单。于是苏永忠决定乡里自掏腰包给大家免费办执照。

“牌匾”事件很快在大集炸开了锅。大集的淘宝店数量从10几家变成上千家。大集的公司注册数,从2013年的26家,变成2016的526家。

乡里还成立了电子商务办公室,苏永忠每天都去。村民反映网速慢,他去找联通和移动加快光纤入户。一年里 ,入户数从1314户增长到3800户,全乡总人口也就9718户。

电商带火了快递,几家快递公司商议着垄断价格。苏永忠从省里引入18家新的快递公司,垄断不攻自破。

大集的电商发展起来了,但当时有人质疑苏永忠“不务正业”,并给他取了个外号——“电商书记”。

“不务正业“很快变成了“大集经验”。

2014年10月,时任山东省长的郭清树提出“大集镇的经验表明,落后地区在工业化、信息化融合发展的条件下,也可以实现跨越式的产业进步和经营模式转型” 。

2015年,苏永忠履新菏泽市商务局总经济师,主抓菏泽全市的电子商务。他将电商视为中国第三次经济改革,“第一次是改革开放,深圳抓住了机会,第二次是开放金融市场,上海实现了崛起,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

目前大集的表演服饰公司已达1600余家,年产值60亿元。每天网售表演服饰750万套以上,快递包裹单日突破20万单,“六一”单日销量超过5亿元。

大集也成了整个菏泽唯一实现逆生长的村庄,2013年前户籍人口还不到4万,如今就业人口超过了10万。

被误认为回村搞传销的村小二

当淘宝店在菏泽等中国广大农村自发涌现时,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商平台也开始主动“进村”。

2014年,苏永忠敲锣打鼓给淘宝店主送牌匾时,阿里提出了乡村战略,作为其未来20年三大核心战略之一。同一年,阿里启动农村淘宝项目,开始在全国推行“千县万村”计划。该计划打算投入300亿元建一千个县级运营中心,十万个村级服务站。每个村级服务站,会招募一名“村小二”。

菏泽是首批和阿里展开农村电商战略合作的县市。2015年,菏泽和阿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全面试点“千县万村”计划,向全市招募村淘合伙人。

这轮招聘在菏泽掀起了一波返乡潮。尽管录取率只有5%,但有2500多人报名。其中返乡青年占到了75%,拥有大专级以上文凭的村小二占了一半以上。

程亚彬就是其中之一。成为村小二前,他在太原富士康工作,是生产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总想着有一天能回老家找到好机会。

有一次,他给家里买液晶电视,发现网上只要2300元,但在村里去线下店买要3000元。正好赶上农村淘宝在菏泽招募村小二,他觉得是个返乡创业的好机会,于是应聘成了村小二。

开业那天,邻居老五来店里转了一圈。“开了店面挂了招牌,却没有货”,老五一脸狐疑,“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啊?”有村民更直接,“程亚彬是个骗子,“回村搞传销来了”。

小二们要对抗的是整个村庄的思维和消费惯性,他们需要一个正名的机会。程亚彬没有等太久,一位大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订了一双防臭鞋垫,付了一块钱后还享受了4毛优惠。大妈群体口口相传,程亚彬很快在村民间赢得信任。作为村里购物主力,大妈群体小到锅碗瓢盆,大到冰箱彩电,都在村淘点下单。

在村小二袁春丽印象中,60岁以上的农村大妈是最难打动也最重要的客户,她们购物比较在乎价格,但也重视品质。只要获得她们的信任,就有了一群免费给自己做广告的群体。

有一次,一个小伙想通过袁春丽在村淘上给瘫痪在床的老父亲买一个护理床。尽管网上比县城便宜三分之一,但老母亲还是闻讯赶来把儿子拉回家。最后小伙偷偷在村淘下单,到货后老太太松了一口气,“跟县城里的一模一样”。

用了很久后,护理床的把手坏了,袁春丽联系厂家免费换了新把手。这对老太太冲击很大,此后任何东西,她都先问问“网上有没有?”

电商脱贫见实效

村民通过农村淘宝享受了网购便利后,开始有了更多期待。几乎每一个村小二都会遇到村民询问“能不能帮忙在网上卖东西”。

2017年9月,菏泽大蒜丰收的季节。冯桥村的村小二刘洪亮接到外地朋友的电话,“超市里的大蒜已经涨到十块钱一斤了”。他很快算了一笔账,“大蒜成本每斤一块钱,包装一毛钱,快递费折算下来每斤最多2块,即使定价5块钱一斤,价格只相当于超市的一半,所以利润很丰厚。”

于是刘洪亮通过网店帮村民卖大蒜。第一个星期,订单量就到了两千,三个月时间刘洪亮卖到了村淘平台同类产品第一名。很多人纷纷效仿,于是当地大蒜的收购价抬高了一毛钱,蒜农得利。

2017年冯桥村的30个贫困户都脱贫了,其中有10人是刘洪亮大蒜车间的工人。“每个人领了两万多块钱工资,一次性就实现了脱贫”,刘洪亮说。

刘洪亮开了一家电商公司专门给农民卖农特产品,公司取名“广航”,意思是广阔天空任我航,吸引了四位年轻返乡青年加入。

村小二还会招募一些“淘帮手”来一起拓展业务。孔楼村的村小二刘庆乾,就从当地福利院里招募了一位残障人士作为自己的“淘帮手”,平时收发一些快递。

当村淘走通了品质网货下乡和农特产品进城的双向供应链后,电商开始助力当地脱贫。

在菏泽,村小二成为时髦的职业,而淘宝则成为财富的同义词。淘宝宾馆、淘宝KTV、淘宝豆捞,连街边快餐车都取名“淘宝快餐”。淘宝甚至改变了菏泽人的婚俗,房、车已经过时,最体面是陪嫁两个天猫店。

六一儿童节是大集演出服饰最重要的销售旺季。于是很多地产项目特意选在六一后开盘,为的就是等一等赚得盆满钵满的淘宝店主。

  (图说:农村淘宝进入菏泽后招募了大量有为青年成为村小二,掀起了当地一股返乡创新创业潮。)

一个村小二激活一个村

苏永忠发现,一个好的村小二,可以激活整个村庄。

袁春丽大学毕业后在济南工作。儿子出生后,回家的愿望愈发强烈。“不希望儿子也做一只候鸟”。可是她回不去,家乡养不活她的儿子。

2015年7月,她成为村小二。刚开始,父母埋怨说,“供你读书是为了让你有份光鲜的工作,做个村小二能有什么出息。”

但不到半年,袁春丽就升级为金牌合伙人。如今,袁春丽的村淘点已经升级为天猫优品。她下一步的计划是,开一个粉条加工厂,把村里的红薯粉在网上卖出去。

袁春丽还负责旺农贷在当地的推广。该业务由蚂蚁金服提供,通过农村淘宝平台和村小二,为村民提供小额贷款。

刚开始做旺农贷时,正好赶上隔壁村的莲藕产业处在生死存亡时刻。当时莲藕价格每斤卖价一块二三,扣完二三毛的人工费,除去种苗、化肥、农药,农民根本收不回成本。

很多种植户们跑到银行去贷款,但被告知至少要有三个国家公职人员担保才可能拿到贷款。就在这时,袁春丽找到了村里规模最大的种植户,提出可以提供旺农贷,但对方却不敢相信她,“贷款首先得请人吃饭送礼,上门来借钱没人敢信”。

贷款最终批下来了,袁春丽让种植户拿一张银行卡过来提款,对方坐了一辆电瓶车过来,看到钱到账了,一时间竟激动得前言不搭后语。

一开始袁春丽的父亲特别反对,坚决不让她碰贷款的事。大家都担心农户还不上钱。但三年过去了,没有发生一起违约。

袁春丽的秘诀就是,用脚去审核。每一个潜在申请者,她都会在这家人门口蹲守一两天,农户家的项目她都要亲眼看到才放心。再从邻居和亲朋好友那详细搞清楚贷款人家里的真实情况,“性格,脾气、包括人品都能摸得一清二楚。银行的人,坐在办公室里,和我比不了”。

她给村民们申请的三百万元旺农贷,几乎救活了整个村的莲藕种植业。很多农民给她送来新鲜莲藕。

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信任袁春丽。有时袁春丽会惊讶于自己的影响力。有个厂家新推出的洗衣液,她说好用,结果整个村都开始用这款洗衣液。